达州发布投稿QQ群:524762455

首页 新闻频道 国际国内

开国大典上唯一的高山族代表田富达:来自台湾的他亲眼见证祖国从此站起来

从背井离乡被迫踏上战场的台湾少数民族少年,到参加开国大典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代表,台盟中央原副主席田富达的传奇一生里值得回忆的经历不少。最令他难忘的,是在开国大典上亲眼见证了第一面五星红旗的升起。

1949年10月1日,作为唯一的高山族代表、年仅20岁的田富达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开国大典。当听到毛主席庄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时,他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1949年9月21日,北京,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开幕

1949年9月21日,北京,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开幕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会场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会场

就在1949年9月21日,田富达还作为台盟六位代表之一,参加了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亲耳聆听到了毛主席在开幕式上的那句著名的话:“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直到今天,他还记得“怀仁堂里,穿长袍的、穿西装的、穿军装的、穿中山装的……说汉语的、说英语的、说客家话的……大家的掌声没有停下来的意识。我的手掌都拍红了,回到住处才感觉很痛。”

田富达内心很激动,因为他从心里听懂了毛主席的这句“站起来了!”

转折

从贫苦台湾少年到共产党员

田富达1929年出生于台湾新竹县关西镇,高山族,原名尤明·巴都,祖祖辈辈都是居住于此的泰雅人。以狩猎为生的泰雅人是台湾少数民族的一支,剽悍尚武,在日本殖民台湾时期多次举起刀枪反抗压迫,因而屡受镇压,生活困苦。

田富达还被强行取了个日本名字:富田达夫。“八九岁时父母亲就不在了。家里8个兄弟姐妹死了4个,一个哥哥被日军强征死在了南洋,只剩下我和两个弟弟。”为了养家,田富达小学毕业后就开始打工。他曾在日本人开设的农林公司打零工,种杉树、桔子、柠檬,还当过勤杂工。1945年日本投降后,国民党军队来台湾征兵。迫于生计的田富达报了名,当时还幻想只当两年兵就可以回家照顾弟弟。征兵的人来村里,就按日本名字给他改了一个中文名字:田富达。

1946年12月,部队突然宣布集合,全员坐火车到基隆。田富达心里明白,多半是要乘船去大陆了。

“我离开时,大弟7岁,小弟5岁。我提出能否回家照顾弟弟,被拒绝。到基隆后直接上船,第二天就将离开台湾。开船时,还有三个新兵跳海跑了。”那是1946年12月26日,田富达永远忘不了。

漂洋过海后,田富达感觉自己“就像一粒连名字都没有的沙子一样,找不到方向。”1947年1月9日,节节败退、被困山东鱼台的国民党军队投诚。在面临回家还是留下的选择题时,田富达选择了加入解放军,成为了解放军队伍中一名来自台湾的少数民族战士。

1947年,晋冀鲁豫军政大学(1948年3月更名为华北军政大学)积极招收台湾籍学员,田富达和其他130多名台湾籍战友(其中高山族十余人)被编为“台湾队”。在学校里,田富达和他的战友受到了礼遇。除日常生活用品外,台湾队的学员冬季要比其他学员多一床毛毯。由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只能讲闽南话、客家话,听不懂普通话,学校还专门找来能讲闽南话、客家话的教师给他们授课。1948年10月,田富达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田富达后来说,“直到参加了解放军,到了华北军政大学台湾队学习,才打开了点眼界,才知道国家意味着什么,一个强大的国家对于个人来说有多么重要!才知道我参加政协会议不是代表我个人,而是代表全体台湾同胞,代表全台湾的高山族同胞参与建立新中国——一个为了人民‘站起来’而奋斗的国家。”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参加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的六位代表,左一为田富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参加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的六位代表,左一为田富达

1949年9月27日,田富达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发言

1949年9月27日,田富达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发言

见证

第一届政协会议上最年轻代表

1949年9月21日,是田富达终生难忘的日子。那一天,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开幕,田富达作为唯一一名高山族代表出席了会议,他也是此次会议年龄最小的代表。年仅20岁的田富达,还于9月27日在大会上发言,介绍高山族的历史等。

这段经历,田富达记忆犹新,他自述:“9月25日的下午,组织会议的同志告诉我:27日临时增加一次你的发言,你准备一下。本来每个代表团只有一个发言的,但那几天大家发言的速度相当快。到了25日,临时决定每个代表团可以再增加一个发言名额。”

田富达发现,“补充发言的,大部分都是少数民族。当时不少同志文化都不高,发音不准确,话也说不好,而且不习惯在大庭广众下发言。”据他回忆,他自己的普通话一直说不好,当时还有点紧张。”

田富达想,在这么一个庄严的场合,要说普通话才合适,可发言稿也写不出来,又不想放弃这次宝贵的发言机会。他说,用“很紧张”形容当时的自己并不准确,应该说是“吓坏了”。“除了说话不利索,自己心理素质也不行,要在那样隆重的场合讲话,几天里一直担心自己说不好。”

尽管他自我感觉发言很顺利,发挥出了“我最高的普通话水平”,但据熟悉的同志后来评价:“结结巴巴”。最让田富达高兴的是,在发完言之后,他下台经过主席台,“路过毛主席的跟前时,不由自主地、激动地握住了毛主席的手。会前已经说过会场纪律,不允许随便跟领导握手,但当时我完全忘记了。毛主席当时握着我的手,说了好几句话。可惜我当时太激动,大脑一片空白,只讲了一句‘毛主席好!’就不知道下面要讲些什么了。倒是毛主席记住了我。此后有一天,在食堂,我又一次遇到了毛主席,他主动地跟我握手打招呼,而且还对我说:我记住你了,你是台湾高山族青年。”

自豪

参加开国大典 见证共和国的诞生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于1949年9月30日闭幕。10月1日下午3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大典在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田富达应邀登上天安门城楼,和新中国的缔造者们一起参加了开国大典,观看了阅兵式,见证了共和国的诞生。“当我们华北军政大学台湾队的队伍走过的时候,我又一次流泪了,我要告诉他们:我代表你们发言了,在这个全新的国家里,我们高山族有地方发言了,我们全体台湾同胞有地方发言了,在以后的世界上,我们中国人也要发言,因为,‘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我们的民族将再也不是一个被人侮辱的民族了,我们已经站起来了。’”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各民主党派、工人、农民和无党派人士民主协商、团结合作、共襄建设新中国大业的政治局面,是全国各族人民、各界群众空前团结的政治气象,也是中国共产党人政治上的宽广胸怀。这也是中国政治生活的“第一次”。中国共产党顺应大势、团结各方,开启了协商建国、共创伟业的新纪元,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作为我国一项基本政治制度,对人类政治文明作出了重大贡献。

有人把这种荡气回肠的胸怀和气魄称为“开国气象”,它彰显的是民族复兴的气象,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气象,是各族人民和各界群众大团结的气象。

从建立新中国到建设新中国,从探索改革路到实现中国梦,经过70多年的发展,协商民主精神已经广泛遍布我国政治生活的每个角落和政府行政的各个环节。

【参考资料】

1.新华社《白了少年头的半世纪回乡路——访台盟中央原副主席田富达》(记者查文晔,2017年)

2.新华社《和衷共济 共襄伟业——写在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之际》(记者林晖、史竞男、白阳,2019年)

3.《光阴的故事》系列短视频《田富达:解放军队伍中的“台湾阿甘”》(北京市台湾同胞联谊会出品)

4.人民政协报《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代表田富达: 我见证了祖国“站起来”》(记者 杨春,2019年)

5.人民日报《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关于建立新中国的一些档案文献回顾》(作者 王刚,2019年)

6.《关于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前后的一些回忆》(作者沙里,中国文史出版社《纵横》杂志1999年第9期)

7.光明日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中国民主政治揭开崭新一页》(记者 俞海萍,2021年)

1618739614767016415

责任编辑:张致铖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